An Elephant Sitting Still

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

Author: Hu Qian
Language: Chinese
Hardcover, 276pp
Yilin Press, November 2019

All rights available.

Handling territories:
World exclude China.

大象席地而坐

作者:胡遷
簡體中文,精裝,276頁
譯林出版社,2019年11月

可授權:繁體中文
English introduction is being edited...

拍電影時,他叫胡波;寫小說時,他叫胡遷。這兩個身份如同兩條平行線,一直貫穿其創作生涯,構置了兩條獨具魅力的創作軌跡,直到在電影《大象席地而坐》中交疊重合。本書完整收錄了這部非凡遺作的三萬字電影拍攝劇本,從中可以看到胡遷對文學語言和影像語言敏銳的感知力和表現力。書中還收錄了胡遷完成於2011年卻從未發表過的長篇處女作《小區》:小區的下水道污水橫流,住在三單元的女人趙湘被殺,車棚管理員黃槍被當成了替罪羊,他不得不開始關注小區的變化,並慢慢發現了藏在每個住戶身上的秘密……正是這部小說開啟了胡遷的文學創作之路,犀利的社會洞察、別具匠心的文本結構和敘事手法都呈現出高度濃縮的戲劇張力,而壓抑的基調也鋪墊出胡遷在其後小說寫作中不斷強化的主題:世界是一片荒原。
閱讀本書猶如觀看一場無聲電影,他的才華他的銳利他的鋒芒,字字句句都是綻爆在白紙上的生命能量。雖然距離胡遷離開已經兩年過去,但他仍在以他的缺席,對我們和對這個世界造成影響。為了向這部非凡傑作表達敬意,隨書還特別製作了36頁電影紀念別冊,收集了百餘幅《大象席地而坐》電影幕後花絮照片,供喜愛這部電影的讀者珍藏。

編輯推薦

  • 《大象席地而坐》電影劇本首度完整公開。作為胡遷最初也是最後的作品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為其贏得了世界性的關注和聲譽。 電影在日本上映時,媒體盛讚這是”中國新生代影人最初的最後的傑作”。 
  • 這部電影的故事雛形最早來自胡遷的同名短篇小說,而本書所收錄的則是完整的電影分鏡頭劇本,電影正是據此完成了拍攝,閱讀劇本可以強烈感受到胡遷對不同藝術載體的自如駕馭,尤其是他對文學語言和影像語言敏銳的感知力和表現力。 
  • 附贈精心製作的《大象席地而坐》電影別冊。為了向這部非凡遺作致敬,隨書特別製作了36P紀念別冊,除精選近百幅電影拍攝現場的花絮照片外,還邀請參與這部電影拍攝全程的導演助理瑤瑤撰寫了回憶文章,並收錄了對這部電影的深度解讀以及世界知名影人的評價,對於初次接觸到電影的讀者來說,這個別冊是與書中劇本相呼應的引入與介紹,而對喜愛這部電影的影迷和讀者來說,也是很好的珍藏。 
  • 收錄胡遷從未發表的長篇處女作《社區》:社區的下水道污水橫流,住在三單元的女人趙湘被殺,車棚管理員黃槍被當成了替罪羊,他不得不開始關注社區的變化,並慢慢發現了藏在每個住戶身上的秘密…… 正是這部寫於2011年的長篇小說開啟了胡遷的創作之路,犀利的社會洞察、別具匠心的文本結構和敘事手法都呈現出高度濃縮的戲劇張力,而壓抑的基調也鋪墊出胡遷在其後小說寫作中不斷強化的主題:世界是一片荒原。書中收錄的為2017年5月胡遷重新修訂后的版本。 

媒體評論

我們常拼命做電影,燃燒自己,把整個生命投到電影裡,不敢說點亮世界,可是想把我們的心分享給觀眾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就是最好的說明,創作者把生命放在電影裡,非常動人。 
——李安,著名導演

胡遷非常珍視那個陷在苦難里的自己,他非常珍視那個苦難,那是他創作的土壤。他讓我看到一種存在,原來現實生活中,就有那麼高純度的生命狀態,一個人真的可以這樣活著,也真的可以這樣死去。他以他的缺席對世界(我們)造成影響。無論如何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已經是無法磨滅的存在。 
——章宇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主演

胡波比臺灣新浪潮導演年輕時拍的電影都還要好。 
——侯孝賢,著名導演

《大象席地而坐》是胡遷留下的非凡遺作,故事的嚴肅性和悲劇性融於俐落而不矯情的對白中。近四小時的時間超過了傳統的影院格式,但沒有一分鐘厭倦。 
——特蕾莎•韋納Teresa Vena,柏林電影節評審

一個心靈如精密儀器的青年,多半會因人世各種避無可避的粗暴的碰撞而時時震動,為了不被損毀,難免必須長久出力壓抑著位移,那壓抑的能量終要在他的寫作中,如棉花一般,雪白地爆綻了。 
——黃麗群,作家


我們找著了黃玲家的拍攝場景。他騎摩托車載我往回開,正很高興,遠遠看見一隻狗躺在馬路正中。然後他停車,從路邊撿了一塊廢棄的泡泡紙開過去,我去把狗包起來。那是只泰迪,還有呼吸。我們又撿了一隻殘破的紙箱,把泰迪放進去,我坐在後座一手抱著箱子另一隻手抓著摩托後座。路邊大爺領路把我們帶到衚衕里小診所給它打抗生素。胡波接著堪景,我把它帶回劇組觀察。那天晚一點跟副導演講這事。副導演說這太神了,這是老天知道我們劇本裡有狗狗的戲,才讓你這麼撿著一條,要是開機前治好了就演戲吧!胡波說,這麼想就太功利了。 
——瑤瑤,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導演助理,字幕譯者

關於作者

胡遷(1988—2017)

原名胡波。作家,導演。 
出生於山東濟南,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。 
臺灣第六屆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得主。 
電影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獲第68屆柏林電影節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,處女作特別提及獎;獲第55屆台灣金馬獎劇情長片、改編劇本、觀眾票選影片。